這花生剝大了

時間: 2016-11-14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何之謂花生友?年輕老廣/老港未必知其來由,這就是粵人文化。睇大戲剝花生是廣東有閒階級的消遣(如老外看電影電視時吃爆穀,舒爾茲Charles Schulz的漫畫名《花生》,有意思),引申成閒人愛看熱鬧,無論喜惡、無論發表甚麼觀後感都不用負責任、不會有後果。對香港政局作怎樣精到的意見或批評,都是說三道四指指點點,隔著一個太平洋,最宜做花生友。
2016一屆的香港立法會,以花生友的心態看,還真是一齣好戲。無預設立場看這齣戲,得要大讚親建制的民建聯及其黨友,拉大隊離場造成流會,讓那兩支那人及慢版女宣不了誓。
是的親建制派以前批評過民主派又拉布又搞流會,自己做難免被抽稱,so,民主派做過一百次的事,親建制派做一次半次,咁都睇唔開?此舉大大暴露了兩支那人及慢版教授那麼快就腳仔軟,別說風骨,硬頸點都做不到,第二次宣誓不成後,說:已預備依章讀誓詞,點知有人玩嘢。來不及了。
兩支那人這次衰在高估自己,以為當選就可以胡作非為,以為反中得票就真的去反中,卻忘記反現政權不同反中或反華。同樣不支持現政權的華人,並不反中,使用中國人的宿敵世仇日本人侮中的語言,沒哪個華人受得了,事後的自辯暴露其只會耍嘴皮子還自以為很得意,如此水平怎為人民服務?!事情發展至今,已不是親建制派或港府要怎樣做了,阿爺現在要釋法!
民主派初時做不到是其是非其非地明白與兩支那人切割,直到黃碧雲發言,又一次「竟無一人是男兒」。
一事相當弔詭;那兩支那人是人是鬼?看看讓中國拒獨入會一舉成功,得助於兩支那人不少,或者是鬼都未定?

 

圓圓
(2016年11月10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