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過癮

時間: 2016-12-12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電視新聞把非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宣誓時「玩嘢」的鏡頭集大成播出,果然是花樣百出,蔚為大觀。心中頓時產生許多疑問。
宣誓的目的是表現真誠,宣誓者承諾他忠於誓言,現在、將來,在任職期間,都要做到誓言所要求的。鏡頭所見,他們的真誠何在?明明白白是在嘲笑這個宣誓,是表明心跡,他們只當這個宣誓是一紙廢話。奇怪的是監誓官為甚麼還讓他們之中的大部分人通過?
其實宣誓玩嘢非自今日始,當日是誰容忍了第一個玩嘢者,才造成一屆比一屆玩嘢的人多,最後有兩個最激最無知的玩出屎。
我尊重每一個持不同政見者,與當權者鬥爭有千百種方法,其中一種是參選立法會。但既然參選,就要按遊戲規則出牌,像打麻將,有新章、舊章、台灣牌、越南牌,所有入局者都要照規矩玩。你不想遵守規則,就別參加,這是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的做法。立法會許多議案關乎民生,代表不同階層利益不同政治理念者議事的地方,不是少數人的遊樂場和政治小丑化的演出場所。此風何日開始?何人予以縱容?
議員玩嘢,無非出於幾種心態,其中最普遍的是讓自己心裏好過。明明是反建制的,卻成了公職人員,年薪是全港1-2%收入最高人士。為了向支持者表忠,就要用玩嘢來搪塞自家人的嘲諷,破解兄弟們的懷疑。釋法之後無法玩嘢,他們反覺輕鬆,因為有釋法之法幫他們頂住,毋須花心思惺惺作態了。

阿濃
 (2016年11月14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