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放肆若此

時間: 2016-12-12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香港兩個候任立法會議員因為在宣誓時「玩嘢」,結果被褫奪議員資格。另一個以龜速讀誓詞,並且當日在自己的網頁上聲言是沒有意義的單字。如今她重新宣誓獲通過後,正面對司法復核。在釋法後的今天,她的議員資格被形容為高危。另一個議員在攝影機鏡頭下,公然把國旗、區旗倒轉放置。不知侮辱國家旗幟是一宗嚴重事件,如今已面臨彈劾,有失去議席的可能。
朋友們談及此事時都認為他們莫名其妙,為甚麼不正正經經宣誓,待正式確認資格後,才在立法會想說甚麼就說甚麼,那時可受立法會特權法保護呢?
以這三人的智慧,這一點沒有理由想不到,只是他們估計錯誤,玩大了。
他們看到前幾屆立法會宣誓都有人玩嘢,結果因主誓人隻眼開隻眼閉,讓他們通過或重誓。估計到這樣的結果,不玩白不玩,而且要玩到極致,以彰顯自己的勇氣。他們沒想到「港獨」是絕症,必死無疑。被指為搞藏獨的達賴喇嘛,雖曾多次公開聲言不搞西藏獨立,仍不能取信於當局,死死封殺,何況你幾個黃毛小子正處於搞港獨的萌芽時期,怎會給你們生路?
如此「小學雞」式的輕舉妄動,說明他們對中共不認識,對基本法不認識,狂妄自大,目中無人,但求顯示自己夠勇猛,不講策略,不顧大局,結果不但殃及池魚,還影響香港追求民主法治的大業,成為民主的罪人。

阿濃
 (2016年12月1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