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自招

時間: 2016-12-12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看到長毛梁國雄官司重重,竟有點心涼,心想:你都有今天!
最當前的是往《星島日報》一項公眾活動踩場,被判監七天。雖然提出上訴,但前科太多,恐難逃牢獄之災。即使只需服刑七天,但十分冇癮是必然的了。他事事抗議慣了,在獄中恐怕對他未必賣賬,也沒有記者為他拍攝甚麼豪氣鏡頭。
另一單是因為收受壹傳媒黎智英25萬元,未有申報,被廉署控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由於證據確鑿,打甩不易,如被入罪,刑罰更重。
第三單是因為他在立法會議員就任宣誓時玩嘢,當時雖獲通過,但政府對此提出司法覆核,由於經過釋法,對宣誓是否有效有明確規定,梁國雄的議員資格也危危乎。
上訴和辯護都需要銀兩,以梁國雄立法會議員的高薪,恐怕難以取得法援。雖說蝨多不癢,可能他一樣大覺瞓,但破財是必然的了。呢次白鱔上沙灘,唔死一身潺了。
與街坊們談及此事,竟無一人同情他。有人說:「抵佢啦!」有人說:「自己攞來嘅!」有人說:「佢都惡得耐啦!」
的確如此,長毛在立法會,從未有任何積極性建議,鏡頭前不是衝出座位便是擲物,大呼小叫,不知尊重為何物。如有統計,被趕出場的次數他應是冠軍。
禍福無門,唯人自招。搶政府文件那件我還忘了說,任何一單要懲罰他,都會大快人心。

阿濃
 (2016年12月6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