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壞的發生了

時間: 2016-12-12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香港議員宣誓事件與美國總統選舉爆冷二事,何者更讓人沮喪?以本人從友儕中所得,以美國總統選出特朗普更令人沮喪,不只與宣誓事件比,與所有近期政治事件比,沒有比這更令人沮喪的。
別說「又關你事」,美國的事關全世界人的事,這個就不必多說了。特朗普當選,不止是做與世界有關的大事的人才有關,而是人人有關、人人受影響,是壞的那種,因為他顛覆了一切正面價值觀。
小焉者,他讓全世界的家長老師在教孩子要做好自己將來做大事甚至做總統時,失去範例,孩子說:「長大了我要做總統」變成不是有志氣,而是向壞學。
是的人人都要做個誠實的人,不過不誠實也沒甚麼,美國總統長期不交稅,對他有甚麼壞處?生意做壞了就宣布破產,債甩掉又是一條好漢,接二連三四地破產都得,還不是當上總統;尊重每一個人?罵黑人墨西哥人穆斯林又怎麼樣,非禮婦女又成甚麼問題……數不下去了。
香港議員宣誓事件只限地區性,在海外,更只限有香港背景的人才關心。初時是這樣,發展下去,引出中國釋法,平情而論,看所釋內容,限在事件本身,不算苛刻(雖然中官面口難睇,說話難聽),卻已引起香港社會很大的震盪,「小事」都釋法,往後必釋頻頻,香港人最害怕的23條已好輔好路,成事後,domain 失一大片,多得這兩個支那人唔少。
也算是「好處」的,是二支那人的無賴輕佻錯判示範了負面教材,不是反中就是正義;據說中國要香港加強中史教育,對極了,中史在香港為非必修科已令我覺不可思議,絕對要加強,內容呢,最拿手「寫」歷史的中國當權者,要受考驗。

圓圓
 (2016年11月24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