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

時間: 2016-12-12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早排在此言及中國電影《一句頂一萬句》(Someone to Talk to),一友問:「這到底是部甚麼戲,看你寫,沒法明。」
不是朋友蠢,乃因只我看過該片,朋友沒看過,不知我寫乜,合理。而寫電影,不能就劇情有太多「穿煲」,不能去到spoiler 的地步,這是影評人/書評人的行規。非影評人書評人寫電影及書,尤其偵探小說懸疑片,明道誰是兇手,就是spoiler 。友說:「少擔心啦,看到你寫時肯定已落畫,就說清楚吧。」
那麼就從結局說起。男主角去買萍果時偷了小販的刀,要去殺與第三者私奔、正要上火車的妻子,哪知妻子一個人自動走向他,他反而不知所措了,對話間,男主角引述了那句他一個舊同學的、頂一萬句的話:「日子是往前活的。」氣氛就和緩了,妻子離去前對他說:這是他講過的最精采的話。
之前,男主角與一中學時的女同學相遇,聽過他的遭遇,勸勉他時說了這句話,讓他有感悟,既有感悟,見到妻及其情夫,怎還會去偷刀殺人?所以買萍果一節實大可不必。或者買包萍果給妻在車上吃?搞笑。
男主角是個退伍軍人,退後的行業有一百種,最不可能的一種就是補鞋匠,為甚麼偏偏安排這份工給他?及知妻子有情人,他用了「破鞋」一詞,為之恍然大悟。這詞粵人不陌生,都是予「失貞」婦女的惡名,今天還在用,文革尚未成功。
主題處理得不好,全片則有可觀處,片中的人際關係(除了夫妻)不緊張,還相當溫馨,與在電視上看到的中國劇宣傳片必吵架很不同,那個小寶貝又扭紋又抵惜。或者該改過另一個片名?

圓圓
 (2016年12月1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