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趣地賞粒糖

時間: 2016-12-12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銅鑼灣書店案發生時,主角李波的國籍曾一度引起關注。李是英籍,這事或者可經由外交途徑解決?不可能,歸化外國的「前」中國人,「首先是中國公民」,外交部長王毅說的,也就是官方立場、法律。
原來中國之有國籍法,要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的80 年代才有的事,「中國公民」的定義簡化之是:父母是中國人(血統?)、其人在中國出生,則其人不論歸化何國,都「首先是中國公民」。李波是中國公民,我也是,你也是。
歸化外國的中國人,如果在中國出事,不享有外國人在中國享有的外交特權。李波既「首先是中國人」,在中國(香港)得中國人的待遇,並無不合。
近年在香港出生的單非、雙非兒童,他們一方面是香港人,一方面是中國公民,可是,當他們想在中國進公立學校,就須交外國人的學費,怎又不因「首先是中國人」,所以有權接受中國的公民教育了?
香港出生的老居民如一眾民主派議員,因政見之故,很多未獲發多次有效的「回鄉證」,或只獲發供一次過者,「獨鬧」一役,民主派並未「護獨」,中央開始相信「民主派也有愛國的」,趣趣地賞粒糖啦,放聲氣給民主派議員發多次用回鄉證,中國「釋出善意」,應感動、感恩?且慢,既「首先是中國公民」,本就有權隨時自由進出中國,中國為甚麼限制自己的公民自由進出自己的祖國?難怪有議員說:回鄉證不要也罷。
「首先是中國公民」的效力伸延到加拿大。父母是中國人的加拿大公民如國會議員關慧貞,依法她不能以護照進入中國,因為她「首先是中國人」(此例從末明確,引述所據為最早傳言)。

圓圓
 (2016年12月8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