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好壞

時間: 2016-12-12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倡粵語成文的文章,讀了開頭兩段,笑了,沒有讀下去,因為該文就不以粵語寫成。這正好說明粵語有其局限。至少在目前。
本欄常以粵語入文,可不是通篇粵語,總是在因應該文的性質屬遊戲、正反無常等,自覺用粵語比較好玩抵死的時候一用,同樣目的,也用一些英文及其他也曾得聞的中國方言。為講明一種道理、心得,不用其他,老老實實就國語白話文。
講到報刊中的粵語入文,大家最記得的、最受歡迎的是怪論家三蘇先生(高雄),他是我的(私塾)老師,他的三及第文體,即文言、白話(國語)和粵語共融一文,這樣,一百字之內就可以把一件事的起承轉合連同結論都在其中,無一虛字,讀來趣味無窮。
然而三蘇非粵人,乃浙江人,照樣用國語寫其他文體。剛去世的第一美人夏夢的代表作《新寡》就是改編自三蘇的同名小說。這說明甚麼?說明語文(方言不方言)只有學得好用得好的問題,不是局限在哪一種的問題。好的以粵語成文,然而同時學好用好國語,反而有害了?
中、台的流行曲歌詞多暢順連義附音,近期的粵語歌詞,多不忍聽,為與音相附,字義與連貫性被扭曲得不知所謂。黃霑確成絕唱。黃霑的成就豈是偶然?他中文系畢業,得中國文學博士學位。國語講得流利。
聖誕在即,就以《平安夜》為例,用國語唱《平安夜》,沒問題,用粵語唱,就成「拼案夜,勝扇夜,萬(平聲)奄種,降嘩射」 ,沒有幾個字音是與樂音相切的。粵音的九聲很豐富,然入曲難度也大,強來就是離譜、不咬弦。
袓先留下豐富的文化資源,好好享用,何必自我設限。

圓圓
 (2016年12月9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