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及主題

時間: 2016-12-19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末代港督彭定康來一趟,港獨沉了,中國迷胡了,港人服了。 之前,中方、親建制派、甚至民主派以至沒有身分名銜派別的一眾花生友,怎講都沒用,獨派之囂張拔扈真以為世界是他們的。彭定康能起那樣大的作用,能耐在哪?
先因與預期反差大。事前都以為他因限於基本法、國際共識及英國立場,「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明寫在本子內,是不能改變的事實,講法治又要蠻來,老大帝國是不幹的。法理上不可能明撐港獨,以為他至少婉轉表達撐意,或和稀泥一番,沒一方料到他如大多數港人高度肯定傘運,而反港獨出言之重、之不保留及無虛言。如中方已準備好痛斥他的稿,沒用上,正嘆枉廢心機吧。
再因彭定康是個專業的出色的政客,深明不可做「殺馬的人」。
革命的過程是鬥爭、犧牲,港獨如同革命。港獨的鬥爭對象是中國,中國的鬥爭對象是美國。港獨當自己是美國,所以敢於出手?去年,緬甸誤炸中國雲南,造成死傷,中國並沒報復,世界不以中國示弱視之,外交上強國有時應分吃虧。港獨是內務,中國要做甚麼、怎樣做,完全自決。彭定康當然知道。
革命的目的是帶領人民走向更美好。滋擾中國來的訪客等於爭取獨立而向中國政府鬥爭?有說:爭取獨立不必因暴政,加拿大魁北克不也爭取獨立。英語人在魁北克不被滋擾。沒有民主意識、人民關懷、普世價值的「獨立」,只是排外、種族主義。危險。
馬跑得很快,路邊觀者叫好,馬跑得更快,終於累死了。馬死於過勞,使之過勞的是看熱鬧的人的叫好。典出《詩經》名句「殺君馬者旁道兒」。
然而彭也沒有就港人要「真普選」要求中國作出正面回應。

圓圓
(2016年12月14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