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水平示範

時間: 2016-12-19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如果港獨倡議者曾經對英國有幻想,彭定康來一趟,該醒過來了吧。彭說:「我不能改寫歷史。」再對沒有了。他親身參與那段歷史,連他都無能為力,還有誰能。支那人們未心死,說:「沒有獨立就沒有民主」,彭說:「獨立稀釋了民主」,前置是:當獨立為不可能時。獨立在本例,確實不可能。從殖民者爭取到獨立的國家,發展民主的過程中,不但不排外(且中非外),只有團結全部民族,看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像港獨分子那樣以暴力攻擊中國遊客作為獨立的首發,再而(以為)爭取民主,玩泥沙。拜託那班人別鬧了,回校好好讀幾年書吧。
讀了好多書,連大學校長都當上了,發言也比小學雞好不了多少。香港一家專上學院院長公開教訓學生獨立或拒中為不可能,「你在外國出了事,誰來救你」,說著很愛國很理直氣壯似,卻不知在屈中國先食死貓,陷中國於不義。一國發生突變,在該國的外國人之祖國或駐該國領事,必然出面保護國人,這是國家行為,港獨倡議者遇此狀況,中國和中國領事館會袖手不理?日本船在公海出事,中國一樣救起,何況其他?中國應該發嬲,著梁特炒了他。
卡斯特羅去世,看奧巴馬和杜魯多的悼言,就知道甚麼叫得體、甚麼叫濫情。內容不重覆,只及:老少杜魯多都沒認清卡斯特羅的治國與加拿大價值完全相悖,老杜以官式身分與之發展家族式的跨代關係,小杜承傳,不無濫用、私用有形無形國家資源之嫌。受批評,小杜不出席卡斯特羅的喪禮了,犯來而不往。卡斯特羅到加國為老杜弔唁,兒子去一趟,應該。可他該做的不做。
中國的城鄉、貧富差距,溫哥華人沒有不知的,一個籌款特輯就暴露無遺。同時, 一家扮香港的電視台,有節目專門表揚官方如何扶貧,看著令人火滾,照顧好人民是國家的責任,做該做的事,有何值很歌功頌德的?除非視窮人農民為次等公民。

圓圓
(2016年12月16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