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愛生憂

時間: 2017-01-03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金庸先生對佛學極有研究,這是許多人都知道的。《飛狐外傳》第二十章《恨無常》,寫胡斐把癡心愛他、不惜為他捨命的義妹程靈素的骨灰罈埋於土坑中時,同樣愛他但身為出家人的圓性(袁紫衣)已準備決絕離去,合什說偈曰:「一切恩愛會,無常難得久。生世多畏懼,命危於晨露。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在金庸先生另一部作品《倚天屠龍記》的第一章中,郭襄上少林遇見曾有一面之緣的覺遠和尚,就聽到他唸這四句佛偈:「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一切恩愛會……」一連四句,出自《佛說鹿母經》,述陷身陷阱的鹿母,為子女守信回到獵人身邊受死的故事。鹿母能作人言,說偈曰:「一切恩愛會,皆由姻緣合。合會有別離,無常難得久。今我為爾母,恆恐不自保。生世多畏懼,命如露著草。」金庸採其四句,略作改動。
「由愛故生憂……」一連四句,出自《佛說妙色王因緣經》,是妙色王為求悟道,不惜捨棄愛妻、愛子和自己的生命,換來的佛法。簡單來說就是人生的憂懼恐怖皆由愛產生,而愛如生命是無常難久的。如想無憂無怖,就要與愛遠離。
回心一想:金庸小說之所以好看,書中人物之所以可愛,正由於他們在生與死的抉擇,自在和煩惱的糾纏中,都全無考慮的選擇了愛。可以說,即使憂,即使怖,仍是一種最甜蜜的滋味。離於愛的人生,雖無憂無怖,卻如槁木死灰,行屍走肉,活著也沒有意思。金庸先生雖引佛經,但所說故事卻是另一回事。這是我的感覺。

阿濃
(2016年12月28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