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正確

時間: 2017-01-19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與友談起電影《Sully》,除了佩服導演奇連伊士活老當益壯多才多藝,把一個本應悶的簡單的一段真人真事,不煽情不賣弄中拍得平實動人,特別讓人佩服的,是片中的「反派」,即聯邦空運安全調查局的角色處理。
2009年1月中, 一架民航機起飛不久發現一個引擎被大雁闖入,機師Chesley Sullenberger (Sully)的應對是急降紐約市的赫德遜河(Hudson River),所有搭客及機組人員百多人生還,機師成為英雄。故事的下一層是:Sully受到航空安全局的調查。當時他夠時間飛返出發的機場,急降河面全部人生還是好彩,不是專業做法,要查明Sully或犯規,一旦成立,他會失去職業及一切福利,甚至要負刑責。調查結果對Sully 不利,基於人腦作決與電腦不同,調查局最終認輸,Sully 得以平反。電影公映,調查局很有意見,認為電影把他們寫成反派,以其針對英雄,事實上調查局有其識責……與友討論的要點就在此:為甚麼美國官方可以認輸,中國不可以。
事例是年底發生在中國的兩宗案。一宗是十多年前一個死犯得以平反,一宗是犯人死了官方說「案情輕微,涉事警務人員全部免責」。第一宗奇的是真兇認了姦殺罪,但警方不許其認罪,苦打成招在該案變成苦打成清白,因為早已判某人是犯,且其人已被處決,不得翻案。第二宗是一個博士生出門辦事被指嫖娼、拘捕中心臟病發去世,太難服眾,一查再查之後的最後定案是:其人確嫖娼,他死於食物落入氣管(鯁親),案情輕微,警務人員無責。那麼主要證人妓女呢,早前的嫖娼收據呢,全不見了。
沒有答案之問:為甚麼美國官方可以認輸,中國不可以。

圓圓
(2017年1月12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