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明解

時間: 2017-01-23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終於把最後一粒朱古力吃了,如同完成一項艱巨工作,因那朱古力太難吃,基於惜食,給自己下的守則:能吃之物(變壞、過敏、不健康除外)怎也要吃完,「浪費食物」向沒我的份。看反浪費食物相關報道的細節,只覺不無為情造文之嫌。超市、餐廳、酒店、食品製造商和農場等機構丟棄大量食物,可信;由家庭丟棄的食物,以重量計,估估下也算有個譜,細緻到丟了多少隻番茄、多少包麵包等等,就不無作假之嫌,目的在警醒世人,有良好動機,然而作假就是作假。
多少隻番茄被丟棄是怎樣計算出來的?檢查一架垃圾車,發現總共有X隻蕃茄,於是根據一區有多少車垃圾、居民人數若干等資料,一輪加減乘除統計下來,得知這個城市的人一年丟棄多少隻番茄。番茄經過倒垃圾程序,早已被壓扁成漿,怎還讓你一隻隻的數。這數據也當真,難明解。
鬧港獨。真是不鬧不知道,原來香港人對之無好感,不支持,連民主派都清醒地分得出爭民主與倡港獨是兩回事,阿爺可放心了。之前,不知民情如此,與港人互有敵意,知道了,要意思意思。給發回鄉證是其一,再送大禮:長期供應故宮展品!這禮大使回鄉證如一粒糖,故宮是一席酒。林司長一方面擔心阿爺送禮都被拒受就太難看,一方面博宣布好消息時全城震動叫好。實情正好相反,宣布時,嚧聲四起。這是甚麼一回事。難明解。
如成事,未來的故宮設在西九,那幅地怎用,爭議或諮詢多年都沒得全部人同意和滿意,失驚無神來一個故宮並指定設在那,喂,你新來?,問過人民沒有。如果阿爺不在乎被拒,而是終於明白香港辦事要依法,這就是宗好事。

圓圓
(2017年1月18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