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解語?

時間: 2017-01-23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在詩人眼中,花有各種各樣的感情。
她會愁。陸游《卜算子.詠梅》:「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她會笑。毛澤東《卜算子.詠梅》:「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她會哭。杜甫《春望》:「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但大家都認為她不會講話。司馬遷《李將軍列傳》:「桃李無言,下自成蹊。」桃花李花不說話,但樹下踩出了一條小路。有德行的人自有人親近。歐陽修《蝶戀花》:「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花為甚不答?不想答?無法答?不答之答即是答了?
《開元天寶遺事》記唐明皇在百官陪伴下與楊貴妃在太液池畔欣賞千葉白蓮,眾人均驚歎蓮花的美麗。明皇指著貴妃說:「爭如我解語花!」意思是白蓮雖美,怎及美麗如花又懂說話的愛妃!也認定花是不會說話的了。
偶讀東漢宋子侯《董嬌嬈》,發現詩人卻是讓花兒說話的,這份童心和童話色彩是古代詩歌中少見的。說的是洛陽城路旁桃李芬芳,有採桑女子折花,花說:「何為見損傷?」女子說:「高秋八九月,白露始為霜。終年會飄墮,安得久馨香!」反正你們都會凋謝,何在乎我攀折?那花兒答道:「秋時自零落,春月復芬芳。何如盛年去,歡愛永相忘?」這花兒的回答也是不答之答,她沒有反駁女子的問話,卻是慨歎女性的命運。她說:「花開花落是自然規律,但趁盛開的時候離去,那恩愛記得也好,忘記也好,總是一番緣分。」這話是多麼動人心懷,難怪詩人要說:「吾欲竟此曲,此曲愁人腸」了。

阿濃
(2017年1月19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