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憫:人生結語(之二)

時間: 2017-02-07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黃永玉想刻在墓碑上的人生結語之二是「憐憫」。
我的確帶有悲天憫人的情性。悲天,是對世情的悲觀,覺得老子說得對:「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意思是天地無所謂仁不仁,讓萬物自生自滅,自榮自枯。而我總覺得人性偏惡,最終總會毀滅自己。說到憫人,看起來我既不富也不貴,哪有資格去憐憫他人?但自覺在智能方面還是略勝於不少渾噩之人,見他們為自己的惡行、劣行、愚行受苦,便會生出憐憫之心。
德國人道主義者史懷哲指出現代人的特點是五無:無根、無人、無心、無情、無我。具備這五無的年青人似乎越來越多,這類人真的挺惹厭的,可他們自己也活得很不自在,苦悶、擔憂、憤怒、自暴自棄,我身為教育工作者,對他們只有憐憫,希望能夠幫助他們,從泥沼中爬出來。
我寫過一本《新愛的教育》,講述我教育一班「問題」青少年的經驗。我轉述一個大煙癮孩子的話:「阿sir,我們不同你們,你們生活中樂趣多(他列舉了許多)……我們有甚麼?悶的時候吸一口煙,便是很大的滿足。你們偏偏看不開,好像我們犯了很大的罪!」我寫一個身體較孱弱的孩子,為了要在這弱肉強食的「森林」生活,竟扮演貓的角色,找尋生存空間。我寫他時心中充滿憐憫。我在書後的《為師七戒》中,第一就是「戒仇恨」,不論學生如何惡劣地對待自己,記得要用憐憫代替仇恨。
而我自己其實也為人性弱點所苦,往往陷於貪嗔癡的泥淖中,輾轉呻吟,寄望於上天垂憐,賜我更大的智慧。(未完待)

阿濃
(2017年1月30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