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夏二三事

時間: 2017-02-07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閱報得知香港前警隊一哥李君夏猝然離世事,頗感驚愕。因為他年紀不算大,也沒聽說患病的消息。
我跟李君夏不熟,但他太太與我同事多年,在一間官小任教。李太十分低調,認真教學,從不因為丈夫是高官,要求特殊對待。李太因病提早退休,痊愈後仍與舊同事保持聯絡。後來惡疾復發終於離世。
李太的一個相熟學生移民溫哥華,也跟我有聯繫。學生回港時總會約李太和幾位老師相聚,有時李君夏也出席。
李太逝世後,學生回港致電李君夏,說想去墓前拜祭。李君夏說她的骨灰放置家中,可來他家致意。學生到了他家,見骨灰罈在一間雅靜的房間妥為安放。學生帶了鮮花,供奉在罈前,虔誠鞠躬。李先生是基督徒,學生也是。李先生在靈前讀了一段聖經,他說他每天都是這樣做。
以後學生每次回港說要拜祭老師,李先生都安排時間讓她來家。有一次天下大雨,學生沒有帶傘,李先生親自開車送她回屋村的廉租屋。學生說自己不是名人,只是一個普通小市民,而且只是他太太的學生,與他無關,他對她一樣禮儀周到絕不怠慢。說明李先生是一個平民化的首長。
李先生還跟學生互通電郵,傳一些有趣的、勵志的、人情味的文字和圖片給她看。前幾天學生收到他的拜年電郵,因已夜深,學生準備第二天再覆,第二天卻收到友人通知,說他走了。學生怕有誤傳,試打他的電話,已經不通!
全無架子,以誠待人,真情懇摯,是學生對他的印象。

 

阿濃
(2017年2月1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