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的覺悟

時間: 2017-02-14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攝影是吾兒朱迅的本行,今天跟他通電話,我說許多攝影師和攝影發燒友,是通過觀景器看世界,沒有通過肉眼去欣賞世界,更別說用心靈去感受了。
吾兒問,這是你自己的看法還是在書報上看到的?我說,這是我自己的感受,也是我對許多攝影朋友行為的觀感。
吾兒隨即說了兩則故事。一則是著名雜誌LIFE一位專業攝影師的自白。有一次他去雪山獵影,無意中見到一隻罕見的雪豹,那與大自然無比契合的身型和動作,應是他千載一時獵影的對象。但是他選擇放棄拍照,而是專心致志地欣賞牠的奔跑跳躍,最後消失在巖石後。他不後悔拍不到照片,而是慶幸自己有機會感受了一次真實的場景。
另一則是他去香港大澳拍攝,在最西的海岸邊看到日落時「火燒天」的瑰麗景色,驚嘆於在香港竟可以看到如此壯觀如此絕豔的景色,連忙展開拍攝。日落轉瞬即逝,回家途中,後悔自己沒有好好去欣賞,只從攝影機的孔洞裏隔著玻璃望望,實在是很大的損失。
我跟吾兒都有了這樣的覺悟,想到以後可能故意來幾次不拍照之旅,好好投入到天地之間。
我想到一些逢十的「大生日」,六十、七十、八十,本應是反思生命、設想未來的適合時刻,卻往往淹沒於喧鬧的筵席間,說無聊的話,作無謂的應酬。然後帶著疲乏的身軀回去。怎及獨對星空回憶一生,思想如何安排以後的日子來得有意思。這同樣是模式的錯配。

阿濃
(2017年2月8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