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安慰劑

時間: 2017-02-20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針灸之後,又到陪月。今回真是被擺上枱了。陪月習俗被擺上枱在加拿大發生。全國報《National Post》1月中有長文談及華人的陪月或坐月或月子風俗,華人對之觀感不佳,去到歧視了沒有?或者未至於,而文化差異則一定有。
老外(族)熟知的一種產婦症候叫做「產後抑鬱症」(postpartum depression),這又豈止在老外中發生,華人也是一樣。尤其在首任為人母者。突然要對一個人一條生命負責,而未來又不可測,不巧做了單身母親,實質與心理的擔子更加沉重,不抑鬱才怪了。輕微的撐了過來,嚴重的──聰明的華人在不可考的年代就發明了做「做月子」或「坐月」這服活動安慰劑。
一般中產婦女在產後一個月,如做了女皇,有人帶孩子、有人伺候、所做就是吃睡,就等親友來看望及收禮物,鬧哄哄中怎抑鬱。
研究下來,這是歧視婦女的一種補償。
關於坐月事,略知一點南方習俗。像產婦要吃薑醋,何以故?原來有科學在其中。豬腳的骨含鈣,鈣溶於酸(醋),薑消毒,蛋夠營養。產婦要以薑、桂枝燒開水洗澡,因未有自來水的年代,井水河水多細菌,燒開了再加料,可防傷口未癒的產婦受感染。然而產婦又被視為「不潔」而不讓男人(主要指丈夫)接近,其中的含義是傷口未癒合,不宜……事實上婦女的內褲、浴盆、毛巾,往常都是收起來的,因被視為污穢物,真相是婦女的生殖系統易受感染,需要保密式的保護,但,不能對婦女太好,她們不配。中國很多農村的婦女更慘,產後三天就要落田,產夫照樣坐田邊吸煙、喝茶。
當坐月成為一門生意,要加枝添葉才賣得好價錢,規範化有必要。

圓圓
(2017年2月16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