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製謎時

時間: 2017-02-20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多年前在香港已為教協的蛇宴主持謎壇,每次出謎約30則,一半由我製作,一半採自謎書。一次猜謎活動自製燈謎不可少,因為含有即時即地內容,增加猜謎的趣味性。
來加後為加華作協的春茗主持燈謎節目,也不止一次了,似乎頗受歡迎。我對自己的要求也高了,像去年,所有謎題都是我自製,而且有一個主題,就是「愛情」。有了這個範圍,增加了製謎的難度,我視之為對自己的挑戰。
今年作協的春茗在3月11日,會長一早來相約,本來想偷一次懶,留下時間來寫書趕書展,但盛意拳拳,不好意思推卻,還是答應了。
那麼今年選個甚麼主題呢?「時事」不錯,但會員有中港台之分,他們對其他地區發生的事不大關注,恐怕難猜。「文學」也可以,但範圍太大,不能突顯它的「專」。結果我選了《唐詩三百首》,所有謎底都是其中詩句。這當然也是對自己的挑戰。考慮到即使是文學團體,成員要在300首中找尋答案,亦非易事,便作出兩項補救。一是謎底乃比較常見的名句,二是把有關的詩句整首抄出來給大家參考,大大縮窄了範圍。
我出燈謎仍要求符合一個原則,就是謎面和謎底都要是現成的詞句,並非硬湊合。如今謎底是《唐詩三百首》中的詩句,當然是現成已有的了。我的謎面也力求做到此點。
舉個例:謎面是「枕頭狀」或pillow talk,猜唐詩一句,謎底是「夜半無人私語時」。如今謎已製就,等待聰明人到時去拆解了。

 

阿濃
(2017年2月16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