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情信的作用

時間: 2017-02-27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前特首曾蔭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法官陳慶偉聽取辯方數十封求情信後,似乎無動於中。既明言不可能緩刑,又不准保釋,要即時收監,還押監房等待本月22日判刑。
寫求情信的包括兩位特首候選人前財政司曾俊華、前政務司林鄭月娥。包括前律政司黃仁龍,前財政司、政務司唐英年,更難得的是前立法會議員、民主黨高層,一向跟當任特首對著幹的何俊仁和張文光一樣寫了求情信。
這幾乎是香港史無前例的最具影響力的求情,如果在判刑時起不到作用,那就說明,求情這回事不值一分錢。
報章同一天發表了曾蔭權寫的一篇文章,其中有言對支持他的人表示感謝:「你們的每一句話,每一個相助,我銘記於心。」
曾蔭權被判罪成的損失除金錢、自由外,最大的還是一生的榮譽。這榮譽已遭沉重的打擊,或許一封封的求情信,即使不能打動法官,也能給他心靈上的安慰。像曾俊華說他「致力服務社會,為市民鞠躬盡瘁。」林鄭月娥說他「曾盡心盡力服務港人,將一生奉獻給政府。」黃仁龍說他「一直重視法治,真心為港人爭取利益。」民主黨十多人的求情信說他「一直盡心盡力為香港。」
能獲得這許多高程度的讚揚,足以中和他在判刑中所受羞辱。他在文章中說:「無論審訊結果如何,我決不言悔。」我想:有些事做得不恰當還是該悔的,但看到公道自在人心,他的功績並沒有被一筆抹殺,還是會感到安慰的。

阿濃
(2017年2月21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