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戰術

時間: 2017-02-27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選戰中有一招叫「模糊戰術」,即是話雖說了,卻沒有說清楚。不是不會說,而是故意模糊不清,以便他日進可以攻,退可以守,有迴旋餘地。
這等於猜拳時出「彈弓手」,可以隨機應變。雖是聰明做法,卻也顯示了誠意不足、心存奸詐的一面。
一些閃爍其詞的外交詞令,聽得人反感,他自以為應付過去了,其實人家心裏已經鄙視了他。「我初步的想法是……」「等待大家的補充……」「如無新的情況發生……」「在條件許可下……」「我會盡力而為……」「這是我的願景……」全部存在許多「虛位」,讓他改變說法和做法。
故意不提一些有問題的前設,例如主張重啟政改,顯得很積極,卻不提是否要依循831框架。這正是泛民與建制主要分歧之處,避不了。
又例如為基本法第廿三條立法,乃泛民深惡痛絕之舉。曾俊華不知是否為了要取得「上頭信任」,宣布競選時竟提出要為廿三條立法,到泛民因此對他有意見時,他提出了「白紙草案」、「先易後難」等補充說法,也不過是讓此項議題模糊化。一條法例能將之打散,先通過容易部分,留下難的部分以後再說嗎?
林鄭月娥對五年內重啟政改的可能性提出懷疑,同時她認為要先關注民生,建立互信,在有好的社會氛圍下才考慮為廿三條立法,倒是清清楚楚說no,並無含糊,這態度反而值得欣賞。

阿濃
(2017年2月23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