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稿陪伴者

時間: 2017-03-06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寫稿是我每天的工作,獨對電腦熒幕,一個一個字打出來。當心中有話想說時,很快就是一篇。但在無話要找話說時,難免煩悶。
於是我理解為甚麼從前許多作家都有抽煙的習慣,不是尼古丁能增添靈感,而是通過抽煙過程,打岔一下,比甚麼也不做的呆坐好一點。如今抽煙已成公害,任何有關抽煙的描繪和形像,能免則免。我有兩本舊作,寫其中一角色在鬱悶時抽煙,最近要出新版時,要把抽煙改成呷一口濃茶,因為書是給青少年看的,別無意中給他們不適當的暗示。司徒華有一尊魯迅瓷像,手持煙枝。司徒華早期煙癮很大,後來戒了。相信現在藝術家為魯迅造像,也會考慮到這點,不再讓他吸煙了。
我不抽煙,喜歡咖啡但不喝,因為我受不了咖啡因。一杯大紅袍或熱朱古力是不可少的。零食不可少,從前喜歡花生,如今知道花生不屬健康食品,而且花生殼、花生衣都會弄髒鍵盤,又已戒了。這個春節吃了不少罐裝曲奇和酥心糖,也不是好東西,但停不了嘴。老伴說我自律性低,我承認,只能吃完之後不再購買了。
最後發覺最佳的陪伴者是好聽的歌,把喜歡的歌錄下來讓它在電腦上反覆播放,一邊打稿一邊聽歌,不花錢,沒有反式脂肪和膽固醇。而且「耳熟能詳」,一則一則的歌就此學會唱了,可以在一些聯誼場合表演一番。這篇稿就是聽著「在這匆匆夢般一刻,是否終於要失落,期望夜靜日子飄過,你的心有我……」寫成的。

阿濃
(2017年2月28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