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頭上兩爿天

時間: 2017-03-20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羅恩惠的名字對從香港來的老移民不陌生,多年前她在此間的中文電視曾拍過非劇情片集《坐看雲起時》。之後,就不大聞問。突然去年,得知有一部關於六七暴動的紀錄片即將面世,製作人是羅恩惠。因不足半分鐘的不尋常事而歷時4年,拍成《消失的檔案》。
羅恩惠到政府檔案部查資料,發現影響香港深遠的六七年暴動,香港政府檔案部所存相關新聞片,只有21秒。消失的影片就是消失的歷史,要補回失去的檔案,用了4年拍成《消失的檔案》。片子於3月初在香港中大校園首映,雖未得觀片,從別人的觀後感想起當年舊事,對比今天,已是兩爿天。
有暴動示威,就有警隊的維持法紀,警察和示威者(左派或親中港人)是六七暴動的主角。當年的警察鎮壓暴動不手軟,抓到後每遭暴打;示威者也不心軟,不但與警對抗,殺民眾、放炸彈無日無之。在香港走過1967年的,沒一人當年的生活不受暴動影響。
蒙太奇一轉,連接到今天。
香港的「群眾事件」,倒數有去年農曆年初旺角騷亂,及2014年的「佔中」。與1967 一樣,都是警方與示威者的對抗,不同的是,現在的左派或親中的港人不但不像50年前般視警察為畜牲的「白皮豬(英國警察)、黃皮狗」,而是俠士、英雄,現在的警察打了疑犯被判有罪,警察支持同僚,可以理解;現在的左派和親中港人支持打人的警察,以「先撩者賤,打死無怨」為天理,成立基金會為被判罪的警察家屬籌款。警察做著同一件事:維持秩序中卻都犯了錯誤,與警對立的一方,50年前與警為敵,50年後,支持警察毆打疑犯。原則在哪?今日那些撐警律師教授應該出來解釋一二。

圓圓
(2017年3月14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