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例又如何?

時間: 2017-03-20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許多事情會重複發生,但總有第一宗。這第一宗謂之「先例」,先例之好壞,非由當事者說。香港剛有一單案,由特首以個人名義,個人出訟費,入稟法院控告立法會會計界議員梁繼昌誹謗。梁繼昌在泛民一批議員支持下見記者,說梁振英開了極壞的先例。
梁振英之控告梁繼昌,是因為他在立法會外公開指梁振英因UGL酬金事,正受廉政公署和香港和外國稅務局的調查。這就犯了多項錯誤。
一是犯了防止賄賂條例第三十條:「向公眾或受調查人披露正受調查的事實或任何細節」已屬犯罪,最高罰款兩萬及監禁一年。
二是他在立法會以外的地方講,不受免責條款保護。
三是他指控的內容完全拿不出證據來。之前有傳媒犯同樣錯誤要登報道歉。難道他不知道?
四是對方已兩次給他時間解釋和澄清,他都沒能做到。
他自己犯了這許多錯,不知反省,看如何及早收科,還要見記者,指責對方開了極壞先例。是不是他認為只要做了特首,就要任由他人指責誣栽,不得還手?對方不是不給機會你,是你放棄了和解的機會。維護自己名譽的權利人人有,特首也不例外,任何人無權剝奪。
說人家開了極壞先例,自己所做,不論是否先例,如違背事實就不能怪人家採取法律行動。梁繼昌既然聲言對香港司法公正有信心,那就法庭見吧。

阿濃
(2017年3月9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