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而未至全錯過

時間: 2017-03-27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與黃永安、陳婉芬聚,八到影視,二位都大讚《瑯琊榜》,我在一旁插不上嘴,因沒看得仔細。看不少中國電影,只要在此間戲院公映,少有錯過的,但,中國或台灣或日本或韓國電視,幾乎不看。《瑯琊榜》名氣大,在中國叫好叫座,及至在本地播放,自當觀賞。專注看了幾集,不再專注了,因認不得那麼多人,看了幾集,還只認得蘇哲/林殊、郡主、皇上幾個,當然少不得流飛。到當是《基度山恩仇記》的借橋,不再專注恭賞。初時我以為只有我估這是《基度山》的借橋,上網查下,原來此說已「多至上到鼻」,也有粉絲長文力辯「非也」的。
黃與陳的鑑賞力不容懷疑,他們都說「好」就一定有道理,決定再認真收看,雖然遲了,總算沒全錯過。看到結局倒數前一集,為之大吃一驚,我的理解,這不就是(終有一日)平反文革的古裝版?皇上造了一宗大冤案,多少人死了埋沒了消失了,終有精心布置的不能輸的平反或復仇大計,一步一步實踐且成功。戲中的皇上還是有良知的,他讓太子去使平反成事。
最堪欣賞的是此劇的製作。一股沉鬱的灰藍調貫穿全劇畫面,好像未見過陽光,使與劇情相稱。布景設計採簡約風格,連皇宮都不是想像中的必然金璧煇煌,該壯觀時如進宮走的梯級,則很可觀。主角蘇哲的居所尤其吸引,只想真的去走一趟,喝個茶,扮下嘢。皇室貴婦們的衣著打扮相當和風,作揖行禮的姿式亦如日本片的規格,或者應是調過來,是華夏風被日本學了去?
該劇在香港不收,TVB該放心了。講到古裝或清裝劇,香港觀眾還是愛本土製作,只要給他們金光燦爛、穿金戴銀,多惡俗粗糙都收貨。省事。

 

圓圓
(2017年3月22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