驕傲的軟釘子

時間: 2017-03-27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朴槿惠終於回家了。這一幕,可謂反高潮,花生友觀感:不夠戲味。
很難想像朴槿惠會大吵大鬧喊冤,然而能保持微笑,漂亮得像出席自己的就職禮那樣,就真是始料不及。過往看朴槿惠出場的模樣,她一向就沒大表情,或幾乎只有一個表情,就是不露齒的淺淺微笑。這很好,但,在被開徐、被逐出府的場境,面對全國、全世界,仍可以這樣平靜,這是怎樣的一種修為。
自「閨密門」以來,幾乎只有「朴有罪」一種聲音。一直等 ,等朴槿惠回應,但,一直都等不到。當然不懂韓法,只能以港、加、美式的法律常識看,程序應該是:掌握總統或領導人的犯罪事實和證據,無論是彈劾或提告,必先調查、聆訊、庭審,再判決,克林頓、陳水扁、曾蔭權都經過這樣的程序。不管判果為何,被告都有機會為自己說明。看韓國這一波,涉事者(不算被告)未經提告、未開過庭、更未自辯,這就已經失去職權,完全是「有罪」在先。
或者有些情形外人是不知道的。哪怕程序、法規上朴槿惠有權辦,但是在整個彈劾 序中她選擇不辯。不辯,讓反對者沒有把煽動人民的狠勁去到極致的機會,須知韓式民憤是出了名的,記否韓農來香港示威,港警如臨大敵的往事。
她選擇了對彈劾的不辯,回家後受調查時則「配合」,仍然安靜。是枚軟釘子。
朴槿惠的父親朴正熙做了18年的總統,千金當然是「貴族」。部份貴族氣質是不投訴、不解釋、不諉過(no complain, no explain ,no blame),有修養中也是一種傲慢。
我傾向相信朴槿惠對縱容閨密有錯,不相信她有系統有計劃地收賄貪污。正如她說,她是三無人士,退休生活有保障,要那麼多錢幹嗎。

圓圓
(2017年3月23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