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潘淑俊老師

時間: 2017-03-27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Downtown一中式酒樓,曾懸掛多幅蔬果國畫小品,清新拙樸可喜。見題款知是潘淑俊老師所繪。後來認識潘老師了,謙虛親切,初見有如老朋友。
有一個時期,潘老師常與夫婿同在華埠一酒樓午茶,把那裏當了飯堂。原來他們本在另一家飲茶,因為潘老師的腳出了問題,那一家要爬樓梯,就轉到有電梯的這一家了。
每次我到這家酒樓飲茶,總會看到他們在固定的邊緣一桌。她先生是中僑熱心義工,我常在中僑看到他,起初還以為他是中僑職員。每次我在這家酒樓看到他們,我總會過去打個招呼,問候問候潘老師。
很久沒有潘老師的消息了,聽說她已不能起床行走。直到前幾天聽葉承基先生說,潘老師夫婦均已逝世。先是潘老師走了,約一年後她先生也辭世,可說是鶼鰈情深。
以潘老師藝術的造詣和畫壇的地位,她的逝世應該獲得傳媒的報道,也應該有她的學生發表懷念恩師的文章,為甚麼我們會一無所聞呢?
這跟他們本人的低調,家人的取捨,學生的積極性都有關係。只是覺得一位有成就的藝術家,不應如此無聲無息的走了。上網查一查網頁,看到2015年5月有潘老師的學生寫的悼詩,應距潘老師逝世之期不遠。
網上看到潘老師的畫拍賣有價,她在那家酒樓展出的畫,在酒樓裝修後已換上另一位畫家的作品。希望他日有溫哥華畫家作品紀念展,我們能看到潘老師的作品。

 

阿濃
(2017年3月23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