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就不同了

時間: 2017-04-10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張老師在這間學校任教十多年了,工作認真,教學技巧強,很受學生愛戴。她不是一個好爭的人,跟她資歷相若的好幾位同事都升級了,她還留在本來的職級。
她跟同事們相處得很好,年長的當她妹妹,年輕的當她姐姐。她們有幾個組別的活動,一個是大食會,輪流試食一些餐館,尤其是新開的。一個是試影會,一有新的影碟發售,就到其中一位同事家中的小影院欣賞。一個是郊遊組,每月最少一趟去遊山玩水。
同事們閒談,也有人為她不值,說她年資長,對學校貢獻大,沒有理由升級不升她。對此她都是笑笑,沒有回應。反正她獨自一人,沒有家累,升不升她都不介意。
可是機會終於來了,這天下午校長請她到校長室,恭喜她,說校董會通過升她級,是他推薦的。校長還跟她握手。
第二天上課前,校長到教師休息室當眾宣布了這消息。說張老師升級了,除原有的班主任、中文科主任外,兼任副教務主任。張老師尷尬地站起來,臉也紅了。
當天放學,她發覺每天陪她放學的陳老師不辭而別。第二天每日替她買早點的何老師自顧自的吃早餐。隨後她發覺她們去了一次大食會竟沒有叫她。
校慶聚餐,以前總有同事留位給她。如今她發覺只有校長旁邊有一空位。
這忽然的變化使她不解,但她開始明白為甚麼林鄭一宣布競選,攻擊便紛至沓來。

阿濃
 (2017年4月7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