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歸何處

時間: 2017-04-17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今年春天來得遲,但經過連場大雪之後,春天終將來臨。春天一到,多情的詩人詞客又會擔心春天的迅速離去。周邦彥說:「願春暫留,春歸如過翼,一去無跡。」過翼,鳥飛的意思,詩人想春天多留一會兒,可是春天卻鳥兒似的呼的一聲飛走了。不知去了哪裏。
「春歸何處?」是許多詩人想知道的。黃庭堅說:「春無蹤跡誰知?」他傻傻的去問黃鸝鳥兒,鳥兒回答他了,發出複雜的鳴叫聲,但無人能解,「百囀無人能解,因風飛過薔薇。」,那叫聲隨著鳥兒飛過薔薇架聽不見了。
詩人是想把春天挽留住的,但春天也身不由己,1到3月,幾場風雨,春天就不見了。歐陽修說:「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風雨真是驅趕春天的無情殺手,辛棄疾同樣寫道:「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
黃庭堅又說:「若有人知春去處,喚取歸來同住。」真是美好的想像,跟春天住在一起,就不怕她離開了。王觀也有類似的說法:「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他是知道春的去向的,趕到那邊就別走了。
很有趣,一說到春天,詩人們不約而同用起擬人法來。春天可以留下,可以趕上,可以與之同住。而黃鸝、落花都可對之問詢。最有意思的是秦觀,他想阻止春天離去,竟妙想天開,請天上的雲幫忙:「持酒勸雲雲且住,憑君礙斷春歸處。」

阿濃
(2017年4月10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