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部曲

時間: 2017-04-24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我們的總理杜魯多最近出了一個小風頭。
這得從3月時Jimmy Kimmel的一次訪問說起。受訪者是在美國90年代紅極一時的美國處境喜劇《Friends》中飾演Chandler King的Matthew Perry說起。主持人問:聽講你識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喎,Perry承認,但,「這可不是我引以為榮的事」,跟著解釋說他與小杜是同學,五年班時,因小杜體育太叻 ,妒忌,約另一位同學揍了小杜一頓,主持人:他父親是總理,沒有護衛嗎?Perry :沒有。
總理發文:誰不想把Chandler打一頓。再打一回如何。
有媒體、連知名八周《People》都來電打聽幾時開打,不知文發在4月1日。
還約再打呢,小杜不知幾想給Perry頒個加拿大勳章,感謝他公開宣揚老杜讓兒子讀公校、不設護衛、總理之子被打也沒報復……沒有再完美的公關。
實在沒有辦法不想到才見識過的最劣拙的,發生在香港的特首選舉公關。
有頭有面的官商政要出面明言阿爺指定非選林鄭不可,否則不予確認,選出誰都是白選。這算不算干預選舉或威脅投票人?候選人胡官倡議的為22條立法,正正對了號,會照辦嗎?記得馬英九選第一屆時,林青霞為風乾墨水讓票揚了一下,就被視為犯規,因涉泄漏所選者誰而差點被檢控的往事?香港公然傳聖旨使造成的不武之勝,要做多少公關工夫才可修補得了人民的失望和失落。那麼還有500元贈丐婦、搭小巴去電台、到政協的店吃早餐、收錢撐場……都是最糟公關之經典。
何止《消失的檔案》要尋回、《十年》的預言讓人警醒、《人民不會忘記》只有香港人保留的非本土歷史,2017年香港選特首的種種,沒有一樣不是前所未有的,不論是拍部片、寫本書,都是歷史。

圓圓
(2017年4月19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