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停筆的時候

時間: 2017-04-24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最近去了一趟旅行,時間接近一個月,考慮到途中用電腦傳稿未必容易,因為不是處處有互聯網和wifi,而且在該玩的時候還要工作,那是對不起自己。於是決定先把所有專欄稿件寫好才出發,這當然要提早開始。
專欄不止一個,計算一下,未出發前的稿件加出發後的稿件一共要寫80多篇。於是艱苦的工作開始,後來不幸生「蛇」(說不定是疲勞之故),也要帶病帶痛工作。結果在出發前完成任務,可以無牽掛的上路。
期間得知與我一同在某報寫了幾十年的葉特生兄,主動把他的專欄停了,既覺可惜,卻又羨慕他的決斷,從此生活少了一重掛慮和束縛。要知道寫專欄貌似自由工作,卻是全年無休,沒有固定假期,甚至不能請病假。有話要說,沒話也得找話說。
旅行途中又得知香港知名詩人犁青去世,寫了一甲子的詩,出了詩集數十本,還是要停筆。網上有人寫犁青晚年印象,文章的題目就是《犁青老了》。而他比我大不足一歲。
這幾年在溫哥華比我大一輩的師友漸次離去:陳風子、麥冬青、黃滔、陳汝鏗、梁石峰、陳維略……如今去很多場合,我都是前輩,也就是說往後該去的該是我這輩人了。事實上我這輩人離去的也已越來越多。
看來剩下的歲月無多,還有甚麼值得戀棧的?倒不如也下個決心停筆,還我自由身。的確世界不是沒有誰就不行,寫專欄亦如此,但看哪一天意興闌珊了,就此停筆。

阿濃
(2017年4月20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