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薛寶釵

時間: 2017-05-01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經過這一排的隔洋觀察,終於弄明白了一件事:「阿爺」為甚麼喜歡林鄭,換了我是阿爺,「我」也喜歡她。
林鄭以前做過甚麼早就討得阿爺的歡心,不知道,只講知道的、得見的、公開的、在人前眼皮底下發生的,從道出參選意願到當選至今的幾個月內,得見的林鄭,就可知道她得阿爺的歡喜,有理由。
她的樣子就夠討喜。她一味笑。知梁特不參選,早表態說過「不出」的,改口要「認真考慮參選」是笑著說的;違規暗箱作業建故宮,笑著說保密工夫做到「滴水不漏」;扮偶遇給丐婦5百元、到特約茶餐廳吃早餐、為粉絲簽名、支持者收錢撐場等等一一被揭,她照樣面不改容,永遠保持笑容,任誰見了會不喜歡?
理由在她一邊。記否曾經雷厲風行的拆僭建事件?當時她說:新界的僭建全要拆。拆了沒有?如果拆了,就沒有今天的票王朱凱迪。這事怎樣發落了?被問起,她說:「這已不屬我的責任範圍。」又像建故宮事件,何以跳過諮詢程序?理由是:「向國家說『且慢』,不好意思。」米已成炊,沒的異議了。
她像條泥鰍一樣滑溜。說我高高在上不著地以至民望低嗎,當選數天內做了這些事:搭小巴地鐵用百達通上平民館子給你們看;抱BB與街坊拍個照有何難哉?鬍鬚曾就還沒得到吻襲呢;說和諧,怎麼樣鬍鬚曾都是得個講字,她當選沒幾天,(得到梁特的合作)就使議會的兩大敵對陣營心甘情願支持她倡議的一件事:取消一項小三的學能測試;都說她的票是西環給她嚇來的,(得到西環的諒解)她就不第一時間去謝票,甚至說:「票是我自己爭取得來的。」
還是被批「吃相難看」?回以笑笑。

圓圓
(2017年4月26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