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虛偽

時間: 2017-05-01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孟子說「君子遠庖廚」,因為「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我想:不忍歸不忍,肉還是要吃的。只要離開殺戮場遠些,就是「君子」了。
我也是如此虛偽者的一員。
香港人甚麼都喜歡吃活的,那怕禽流感與活雞如此關係密切,活雞還是要吃。
記得在港時,陪太太去街市買雞。一隻隻活雞放在籠裏,賣雞的根據所需斤兩,拉一隻待宰之雞出來,被選中的雞,掙扎鳴叫,賣雞的熟練地「抹」了牠的脖子,放血,給一個號碼顧客,等一會兒就會拿到一隻用脫毛機脫了毛的「光雞」。
這選雞的工作都由太太去做,因為覺得如果由我去選,就是我判了牠的死刑。雖然所有籠裏的雞都是早已被判死刑的,這最後一步我還是不忍做。我對自己的虛偽是不滿意的,對太太也有歉意,因為要她去做「醜人」。
在溫哥華沒有當著顧客宰雞這一幕,但劏游水魚還在華人超市上演。
我們吃得最多的是鰂魚,魚們在缸裏游著,還分紅鰂、黑鰂,身價不同。我們選黑鰂。劏魚的用網撈一條上來,我們首肯了,他就拿去用棒一敲,魚昏死過去,就被開膛破肚。據說這一敲是人道的規定。每次聽到這一下敲擊聲,我心裏就一震,覺得又犯了殺生之罪。
當然魚我還是照吃。

阿濃
(2017年4月24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