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不信都很激

時間: 2017-05-08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The Case for Christ》在復活節公映,沒有更應節的了,自不錯過。看片名就知道內容,「以為」必是這樣,那知原來不是這樣。我的以為是一部以近似紀錄片的尋根式電影,看過方知是另一回事。片中一段講到主角相信耶穌從十字架上被解下時,並未死,只是暈了,甦醒便被傳為復活。此說確實相當合理,比單指信徒傳耶穌復活是謊話為合理。
電影根據著名傳道人司徒貝(Lee Strobel)同名作品改編拍成。
司徒貝是80年代《芝加哥先鋒報》的名記者,專長調查式報道(investigative journalism)。他的太太信了上帝,這使他大不以為然也大惑不解,只覺跟做了基督徒的太太已無法走下去,但他還是給二人一次機會:他以記者的辦法去調查上帝是否存在。我的「誤以為」就在此,我以為他帶大家去以色列、去歐洲和北非作一次尋根之旅,以證上帝之存在/不存在。與妻討論時,用上不久前在此提過的法國17世紀神學家巴斯高(Blaise Bascal)的推論,即「萬一」上帝存在而自己不信,損失的就是自己,不過他沒因此寧可信其有而先信了再說,他一定要尋到底。他通過訪問史學家、信徒、心理學家去證明上帝存在,然後自己也信了上帝。
戲不如預期中讓人感動。司徒貝相信上帝之不足,著書多種宣揚自己的經歷和心得,皆都暢銷,更不做記者改做傳道人,且非常成功。這還不動人?我的觀感是:這種信上帝的方式太不尋常。信上帝不是應自然如呼吸嗎。司徒貝開始連妻子的信都不能接受,不能給予空間,因此決裂也不惜,已經極端;一旦信了,把信上帝變成專業志業,連事業(新聞工作)都容不下,也是極端。
當然上帝自有方式使用人。

圓圓
(2017年5月3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