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范雨素

時間: 2017-05-15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已經很晚了,遇到一篇文章,作者名「范雨素」,題為《我是范雨素》。在我,逢「我是……」都帶有挑戰性,呀,撻朵,自我name dropping ,則又要睇吓你是何方神聖,一睇,停不了,深深被那種文字和表達的style吸引,是自黃碧雲以來未遇的,看完,被觸動,決定明天查她個究竟。次日(4月27日),哈,《星島》又幾合作,正有半版講范雨素,閱畢,又上網找她的另一發表過的作品《農民大哥》來看,加上一篇訪問,這,就完全趕上潮流了,成為范雨素熱的一分子了。
湖北人,44歲,初中畢業,到北京當保母,現時與兩女住在北京郊區民工村。范雨素自小愛閱讀,從瓊瑤到羅素,順勢就寫上了,原只寫其堅毅的母親平生事,編輯要她多寫自己,就成了《我是范雨素》。
讀《我是范雨素》過程中,只覺那是自傳或者是一本長篇小說的大綱,每每不出數百字的小節過場陳述都足夠引申成篇,縮龍成寸的過度概括必枯橾無味,精采就在這,由她寫來,淡淡然,不慌不忙,還讓你笑笑,特別讓人感動的,在於她把眼淚抹乾、傷口藏起這才「出場」,像個旁觀的說書人般道出故事,是不是她的故事?無所謂了。
然而那篇訪問「出賣」了她,原來她也有在乎的時候,可這些「在乎」在作品中看不到,至訪問,她不再是旁觀的說書人,而是真的「我」,就把自己給暴露了。你只有更佩服她不訴苦、不埋怨、不批評的那份驕矜。
後記一:她母親給她起的本名叫「菊人」。
後記二:她最愛的近代中國作家作品是劉震雲的《一句頂一萬句》,本人曾在此為二文介紹由小說拍成的同名電影。

圓圓
(2017年5月10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