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2017-06-19 / 分類: 阿樂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女友甲狀腺分泌失控 中西醫師觀點分歧
阿樂醫師你好,我女朋友患有甲狀腺問題,急需得到你的治療建議。以下為她在facebook上的發言,萬分感謝:
西醫說只係典型嘅甲狀腺問題,跟住食藥會under control,有信心無問題啦。
但食咗幾千粒藥之後,半年前都係收到封手術轉介信,話我情況比較棘手,控制唔到,建議切曬個甲狀腺,唔使諗切半個,因我病情太厲害,要整個切!
但我唔想切曬去,因為切咗身體重要的組織,就會製造唔到碘,結論就係食一世藥!

而醫生話會好suffer(痛苦、折磨),因為我情況好反覆。話我都幾頂得住,做手術係最後一步啦。醫生再看看到我份驗血報告,問我是否好辛苦,我話疲到死,佢話見到我嘅指數, 我無暈在條街度,我身體都幾強壯。最後我決定做手術啦, 因為試了一年都無乜起色而且醫生話怕我再唔做手術,隻眼頂唔住,我而家夜晚瞓覺,眼凸到有時已經合唔埋,會乾到痛醒。
半年前我開始睇中醫,又針灸又食中藥;中西藥一齊食,隔星期去針灸一個鐘。
而家我熟練到成身針都瞓得著。中藥確有調理作用,我見食住中藥個人好些,又唔想日日又中藥又西藥。試過偷偷減食西藥分量,因為食到個人又肥又腫又鈍,以為掂啦,點知驗血結果指數高到嚇死人?!

西醫診斷我係腫瘤,要做手術,但三個中醫師都叫我唔好做手術,千祈唔好做,免疫力會好差。中醫可以幫到我,只要我俾時間同耐性。而西醫則說,長遠計做手術才幫到你,否則你隻眼情況更差,不能再拖延了。
唉,我已經唔知啦,如果中西醫可以坐埋一齊食個飯討論下就好啦,即做定唔做好呢? Jones 敬啟
(阿樂按:請看下回分解)

阿樂

(2017年6月16日見報)

查詢請電郵至:ahloksingtao@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