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沒有言論自由

時間: 2017-06-19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一個華裔傳教士去到卑詩一條原住民小村,傳教之餘,還教讀書,傳教士發現一個14 歲的女孩作文極佳,還能寫詩且寫得非常好。幾個月,傳教士走了。再過兩年,又來到這小村,再見女孩,她16歲,做了未婚媽媽,生了兩個孩子。
沒有特殊原因,一直記得這個故事。
直到最近,記得這個故事,原來很有用。
加拿大作家協會(Writer’s Union of Canada)出版的期刊Write,編輯Hal Niedzvieki 在5月一期中刊有自己的一篇文章,主題是主張作家愛寫甚麼就寫甚麼,不必理會所謂的「僭用文化資源」(cultural appropriation)問題,即不是某族人不可寫某族事。奇怪吧。作家不就是作嗎,只要不誹謗、不抄襲、不犯法,作家與任何人都享言論自由,有甚麼是不可寫的?去信嚴正提出反對者,是一原住民作家,可以理解,原住民不喜歡「白種中產」寫他們的事。作家協會馬上發聲明,宣布編輯已因此離職,刊物會檢討文化僭用或被不問自取而擅用的事。
我想起另一個作家,諾貝爾獎得主的英國作家奈普爾(V.S. Naipaul)。他是印度裔人,移民千里達,到英國上大學,定居英國,作品有以印度、千里達、西班牙等地作背景者。當然有英國。我看過他的遊記,專遊伊斯蘭教國家,雖沒去過該些地方,但,完全同意他的觀點。
如果作家只能使用自己族裔的資源,奈普爾能寫的,只得他所知不多的印度。哪怕資源有多豐富、才華有多出眾,沒用上, 像文首的女孩,有多可惜。
特別令人不解的是,發言明明與言論自由不符,為甚麼由一些族裔的人說來,就讓人不知所措了、先認錯了再說?

圓圓
(2017年5月25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