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謝過阿爺

時間: 2017-06-19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污點證人的話,在法庭立場及實用性來說,或可信,但,在常倫上說,不管可信不可信,都不值得表揚。當事人不是因為覺悟要從良或因良心發現而說真話、供認不利於己的事或頂證他人(他人最有可能就是同黨),只是因自救自保而招供說「真話」,其言未必不真,動機絕對不含義理;其言可信或不可信,具不可敬。這評價,唔使問阿貴都正確啦。
阿貴的訪問突被中止,OK,現在甚麼時代,現在是人人有資訊任人傳播的時代,那裏還可以封人之口,阿貴自己擺自己上網,花生友便有得狂歡。有一意見認為,阿貴所爆,單單猛料,關於香港部分,像實牙實齒話有幾千特工幾乎人盯人似地盯住香港的政客富豪有影響力人物尤其反對派,香港人的反應,卻像事不關己般平常,太奇怪。直到阿貴把政客在北上時的情色行藏原來已被實錄,有必要時就可以用的情節爆出來,這才為之起哄。
有說:別空口講白話,開名就信你;濫橋,冷戰時代或之前早存在啦,前蘇聯用得最多;橋不怕舊,至緊要受,條橋明顯在中國境內用得非常嫻熟,才用在香港的,想想中國這一波的反腐,沒有不是抓一個一個認的,不認?再無恥的那個都醜不起;原都是得個講字,不是真的有片,做過的事,當事人自己知得最清楚,只要暗示一下,已經有效,又真係幾絕;如是看來,還差兩個月就換老闆了,D議員何解還要聽命改稿,莫非他就是一個?N議員肯定是一個,明明白白在議會大堂中透露「洗頭艇北上」的秘聞,他如果不是常客,又怎知得那麼清楚……民主派大為感動,阿爺沒給回鄉證,那有比這更體貼的呢,就是怕北上出事,現在要發給了,反而要慎用!

圓圓
(2017年6月8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