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間大學

時間: 2017-06-19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5月底的新聞:1998年在中國名校人民大學畢業的女生,遇上大學實行不再為畢業生安排工作的新政策,女生自行求職,沒成功,南下廣東打工,總是無法找到與學歷相符的工作,回到家鄉農村,二度結婚,生了6 個子女,現在依賴低保(如香港綜援)過活。個案見報,人大知道了,正積極為這位舊生提供協助。
這種事會不會發生在港女身上?恐怕很少。
大學畢業的港女,不管從事何種工作,都慎重考慮婚事,考慮來考慮去,很久都沒有決定,所以有港女難接近的傳說。結兩次婚、生6個孩子,很難想像發生在大學畢業的港女身上。為甚麼?
因為港女「現實」。現實是香港的住的負擔之重,是世界之最,「冇樓免追」不必明說也並未明說,港女的算盤是靠自己,公道。現實是香港生和養孩子的負擔之重,也是世界之最,所以香港的出生率是全世界最低的,一對人只生0.8人,因早知養一個孩子要花$400萬+,別說生6個。現實是群體壓力。群體,指受過高等教育的一群,這一群人在香港,屬「不可能太差」的一群,總有個「應有」的工作、有特定的社交圈,如果在這個水平以外,自己就得特別拼了,大學畢業生去到領綜援或屬一時,否則,從未得聞。
出身農村的女生,去到北京上大學,努力讀書,可以順利取得學位,但,書本以外的、作為一個現代大城市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應有的sophistication,四年時間是學不來的,女生所缺的,就是這個。同樣是出身農村的范雨素,她甚至沒有機會讀高中,可是,通過閱讀,她從他人的經歷和生活學到世故、圓通、取捨、分寸等等。她上的是人間大學。

圓圓
(2017年6月9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