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2017-06-19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該喜 該憂 
在北京的「六四」以大學生為主角,28年之後在香港的「不要六四」也以大學生為主角。這不是巧合,這是中國傳統,五四、文革都以大學生為主角。中國有影響的政治運動,都離不開大學生。
2017年「六四」28周年紀念之際,大學生組織聲明不再紀念「六四」,引發很多爭議,唯獨最關鍵的中國沒有發聲。紀念/忘記「六四」兩派聲音中,阿爺到底有何立場?不說,只好估估吓。
阿爺心喜之。「六四」是阿爺的最忌。事發平息,經大殺戮大追捕之後,在國內,推行的手段是「抹去」。陳冠中小說《盛世》中以中國不見了一天為點子,這就是中國的手段:中國是沒有六月四日這一天的,這樣,就無所謂「六四」或平反「六四」了,大家搵銀歡樂high light light ,正如黨和政府所願。現在,香港的大學生自己發動不要「六四」,中國官方甚麼都沒做過,就有這成效了,怎能不喜。
阿爺更憂了。看清楚這班主張不要「六四」的大學生甚麼立場。他們是本土派,過點點就是港獨!「六四」是發生在中國的中國事,本土派要與中國割切,只是不理發生在中國的事,而不是認同鎮壓「六四」具正當性。中國最不能忍的是獨立或類獨立,反觀死抱著「六四」的一派,是愛中派,他們只是不愛共產黨,他們不鬧獨立,共產黨應是比較放心的。這派人年年在中屬香港搞平反「六四」活動,讓阿爺沒法抹掉這一天,本很可恨,然與不要「六四」因要獨之一派興起、將來或成主流比,阿爺只有更憂了。
8.31加強版日前由張德江公布,讓人想起司徒華。他主張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為中國爭民主之宗旨在此。這已是不可能的任務,有後生仔不耐煩了,爭不到民主,索性要獨立。 成年人的想法是:民主都沒爭到,何況獨立。

 

圓圓
(2017年6月14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