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的浪漫

時間: 2017-06-19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如果你一年只看一部電影,我推薦你看《Paris Can Wait》。
全世界都犯巴黎/法國忘想症,早時有活地亞倫的《Midnight in Paris》,「六四」就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和《國際歌》,之後,要看《Paris Can Wait》。
這不是偵探片,可看了十來分鐘,我就開始估結局,愈估愈驚,驚結局落了俗套,那麼,之前的好意鋪陳就浪費了。角色幾乎得兩個人,一個是法國司機,一個是美國中年闊太,司機開著破車送闊太去巴黎會夫,場景是法國公路兩旁的餐廳、園子、博物館和小旅館。司機是個混混式的法男,對女人,很有把握似,一路上確讓闊太開開心心地過了一個不期而到得的、至少沒從丈夫那兒得到的愉快假期。
女主角Diane Lane是我喜愛的演員,從她的首作演一天才神童,已看過她的戲不少,氣質取勝。看新作,本來「沒戲」的角色,即沒有大悲大喜需要表情多多那種,可她也演出戲來。像與司機吃第一頓飯,由未喝酒到喝了很多酒,表情、小動作、說話的聲音、眼神、甚至眼睛開始帶紅,都有層有次,最後發火了,我心地唔好,我猜她其實不真火,只以之作理由。這就叫做世故。
看這戲,為的是導演多於為演員。看到導演的名字有Coppola一字,即以為是《教父》大導哥普拉的導演女兒,今年81歲,嚇,原來是夫人Eleanor不是女兒Sofia,銀髮的81歲導首作,導連編,怎可以不看。只嘆:應該早些執導。上畫期間,英國發生三個月來的第三次恐襲,第三次在倫敦,不禁聯想到巴黎遭到的恐襲,生出政治不正確的想法:倫敦、巴黎、紐約,都是世界上的好地方,供世人來體味、欣賞,可以學習可以批評,怎做得出去破壞?在加拿大,有破壞者同宗大大聲強制大家「不准害怕我們」!

圓圓
(2017年6月15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