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追求

時間: 2017-06-19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少年時很喜歡匈牙利詩人裴多斐的一首詩: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一個人到了晚年,隨時可以離去的日子,還有甚麼可追求的呢?
在我來說,長壽是沒有意義的,多幾年少幾年相差不大。隨著年齡的增加,生活質素定必下降。而且越是長壽,「白頭人送黑頭人」的悲哀越多,這種打擊不是容易抵受的。
財富更是笑話,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別為兒孫作馬牛,提防害了他們,更不要引發爭產官司。
不朽是歷代聖賢、仁人志士、文人、俠士所追求的,但對一般人來說,門檻太高。而且世事難料,標準多變,一場文革,就曾經把那「不朽」的視為「腐朽」,看到那些殘像斷碑,只會觸目驚心。
說到底我還是贊同裴多斐所說,自由是最珍貴的。
人生數十年,要經受無數束縛。「一生兒女債,半世老婆奴。」這羈絆是跟隨一生的,如今能不能讓自己放下,做自己喜歡的事,為自己活那麼一段日子呢?個人的形象已經被放進框框了,「德高望重」,「急公好義」……能不能讓自己的心靈自由一回,任意飛翔,做自己感到快樂而不是一味「克己」的事呢?只要不違法,快樂到最後一天,該是允許的事吧。

阿濃
(2017年5月23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