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神偷

時間: 2017-06-19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歷代詩家詞人,多有襲用前人成句,置於自己作品中,而毋須特別聲明,或要向原作者申請版權。
這也是有原因的,一因被借用之成句多是膾炙人口的名句,盡人皆知,何須聲明。倒是後代註家或會加以指出。二是原作者可能已成古人,想跟他打個招呼亦不可得。
有點不公道的是,由於借用者是高手,如果原作者名氣不夠大,且屬同時代人,後人還以為「抄襲」者是原作者。
偶然讀到宋金詞人吳激一首《人月圓》,不由感歎,偷得這樣好,可稱妙手神偷了,請看:
南朝千古傷心事,猶唱後庭花。舊時王謝堂前燕子,飛向誰家。恍然一夢,仙肌勝雪,宮鬢堆鴉。江州司馬,青山淚濕,同是天涯。
大家都會發現不少句子甚是「面善」。我們會記得杜牧的「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會記得劉禹錫的「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更會記得白居易的「同是天涯淪落人,江州司馬青衫濕。」這些成句用得不但渾成自然,其沉痛不盡之意,尤為感人。
這首詞的背景是吳激出使金國,卻被強留了下來。在一次張侍御家的宴會中,發現席間歌女竟是被擄北地的宋宗室女,使吳激有身世類同的傷感而有此感人之作。
知道了這首詞的產生背景,就會同意詞評家劉祁說的:「其剪裁點綴若天成,奇作也!」

 

阿濃
(2017年5月24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