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甚麼大不了

時間: 2017-06-19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許多文人都為自己取個書齋名,其中有名的如梁啟超的「飲冰室」,紀曉嵐的「閱微草堂」,豐子愷的「緣緣堂」,梁實秋的「雅舍」,葉聖陶的「未厭居」,王力的「龍蟲並雕齋」等等。
我見過有香港名士居所只得400平方呎,一家五口擠在裏面,卻也有個齋名,聽來雅致。
本人移居溫市後居所相當寬敞,藏書亦不少,卻沒有一個書齋名字。最近有朋友習印,自動請纓,要替我雕幾個「閒章」,問我有沒有書齋名稱。我說沒有,他說你就取一個吧。他還說他有一枚田黃,想刻了送我。我說田黃比黃金還貴,怎能收此重禮?他說寶劍贈俠士,反正放著沒用,沒有甚麼大不了,你就收下吧。不過你得先取個齋名。
我說「沒有甚麼大不了,這話正合我意,就用來作齋名吧。」朋友說這名字有點怪!我說怪才容易記,於是就這樣定了。
的確,到了我這樣的年紀,還有甚麼大不了的事呢?活了八十多年是既成事實,無人能搶得走,「老人家」做定了。一百多種書出版了,有根有據,無人能否定,網上可以查到,大學圖書館也有目錄,沒有白白度過一生,可堪告慰。絕症?根本年紀大了會死就是絕症,患不患相差無幾。老人病?此地醫療制度不差,會在適當照顧下渡過餘年。人生種種不如意?「不如意事常八九」,這是常規,只要有心理準備,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阿濃
(2017年5月29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