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鳥鳴

時間: 2017-06-19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清晨四時醒來,聽到窗外有不知名的鳥兒在叫。房間裏不知外面天亮了沒有,想起是因為天氣熱了,床頭的窗戶開了半扇,鳥鳴聲才如此入耳。
是連續不斷的細訴,不像多嘴如小學生的麻雀,儘說些無聊的話。當然不是語氣惡毒的烏鴉,一開口就像咒罵。也不是畫眉和百靈鳥兒,一早就來練嗓子。聲音中明顯帶著愁怨,而且是訴之不盡那種。
我不知身為鳥兒會有甚麼傷心事?杜鵑泣血只屬文人的想像。不過那名叫「苦哇」的鳥兒,的確曾增添我童年的苦痛。戰禍加瘟疫,使巷子裏每天都傳出喪家的哭聲。池塘邊的蘆葦叢中不知哪一天起就不停聽到它們「苦哇!」「苦哇!」的叫個不停,而記憶中並不曾聽過這樣的悲鳴。
一時無法再睡,就繼續讓它在我耳畔埋怨。作為寫作人不免會為它加上一些想像。
是她的男友一去不回?那麼多的承諾都成空言?天大地大,我何處把你尋覓?是不是你有了新的伴侶,只見新侶笑,那聞舊侶哭!
是不是過去的冬天太長,下了比往年多幾倍的雪。那些蟲兒的卵都被凍死,做母親的找不到食物給孩子充饑。
是辛苦哺育的孩子一日間全部飛走,剩下母親痛心悲鳴?詩人白居易並不同情,說「當日父母念,今日爾應知」,知又怎樣,這世代延續的悲劇。
或許這所有猜想都只是猜想,鳥聲只是反映聽者的心緒。

阿濃
(2017年6月1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