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遲

時間: 2017-06-26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當芷凝來到他家門前時,見一部小貨車停在那裏,司機正把最後一箱書搬上車。
看來最擔心的事果然發生了。一些作家去世後,他的藏書很快被家人清除出去。因為此地空間最寶貴,那些破書賣不了錢,後人也沒有感興趣的,結果是賣給收廢紙的,拿去切碎再造。
芷凝在報紙上看到詩人去世的消息時,已離他辭世個多月。那是詩人一位朋友的懷念文章,說他走得寂寞。出殯那天,靈堂裏只有十來人。
她隨即想到詩人的藏書可能很快被清理掉,所以趕來想跟他的家人商量一下,她租了工廠大廈一個單位作為書庫,可以收藏詩人全部藏書。
她急急問那搬書的漢子,這些書是不是來自某樓人家?結果他們完成了一筆交易,兩千塊錢把所有書搬去那工廠大廈。
她一箱一箱的翻尋,歡喜萬分的找到了她要找的一本。是一本她自己詩集的手抄本。這詩集並沒有出版,連影印版一共二十本。為了表示尊敬,她送給詩人的是三本手抄本之一。
翻開詩集他看到書中夾著一張信箋,上面寫道:
芷凝:在我即將離去的日子,發現世間有一心靈相通的知己……可是太遲了,在你未看到這幾行字的時候,我已走了。
「不遲,我看到了,也確認了,我們曾經是這世間的知己,哪怕只有很短很短的日子。」信箋上忽的濕了兩處。

阿濃
(2017年6月19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