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 畫

時間: 2017-06-26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一班舊學生約好同來探訪龔老師, 龔老師是他們的繪畫老師。
龔老師的畫室沒有多大改變,大墨硯、筆洗、大大小小的毛筆仍在桌上,到處都是大大小小有趣的玩意兒。龔老師的樣子也沒有大變,只是他的嘴有點癟,是沒有戴上假牙的原故。
學生們帶了水果和茶葉來,老師請他們吃蛋糕,是剛慶祝完生日吃剩的半個,從雪櫃裏拿出來。大家對老師那對皮拖鞋眼熟,似乎仍是教他們作畫時穿的那對。
一個學生看到牆上有一幅童畫,畫一隻眼神凌厲的貓,他記得二十年前就掛在那裏。
「陳卜一,好熟的名字。」畫的一角有歪歪斜斜的簽名。
「跟那個大畫家同名,最近蘇富比拍賣他一幅畫成交價三千多萬。」一個同學說。
「那時他才五歲,真有點天分。」龔老師說。
「真的是他?這處女作可值錢了!」大家都說。
「老師如果肯割愛,我出這個價。」學生中一位有相當知名度的收藏家,在紙條上寫了一個數目給老師看。
老師看了笑著說:「我要這許多錢做甚麼?」隨手揉成一團丟進字紙簍。
大家笑著談著坐了很久才告辭,兩個女同學留下來做清潔。當老師進洗手間時,一個女同學從字紙簍拿出那紙團打開來,上面寫的是「一百萬」。她們一同伸出了舌頭。

阿濃
(2017年6月20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