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書手跡

時間: 2017-06-26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要籌備一個「情書手跡」這樣的展覽實在不容易,如今的情書都上了網,要找實體,難!
保存的人不多,肯拿出來的更少。雖然目的說得很清楚,是想讓大家看看,愛情可以有怎樣美麗的表達,文字可以運用得如何美好。可是有人覺得事關私隱,有的覺得無聊。結果只收到可用的四十多篇。
開幕那天,有關人士都被邀請出席,事前有個雞尾酒會,先讓主辦者發言,並介紹被邀請者給大家認識。
展覽的實際事務負責人是小李,使他驚豔的是一位女作家,成名三十年仍風采奪目,皮膚是那麼好,眼睛水靈靈的會說話,吸引了所有在場記者的鏡頭。
一位老人家最是隨便,一件舊風褸,髒兮兮的球鞋,鬍子似乎也忘了剃。小李聽過他的名字,但沒有看過他的書,總的印像是他已out了,好幾年沒有新書出版。
展覽開幕後,那位漂亮女作家對小李說:「這信不是我寫的,你們弄錯了。」
小李急急跟她走去看,女作家指著旁邊那一封說:「這一封才是我寫的。」
小李記起了,開幕前有兩幅展品掉下地,小李把一封字體秀麗、寫在雅致信箋上的信釘牢在那女作家的名字下,另一封字體歪歪斜斜的釘在旁邊展板上,現在看清楚,旁邊展板上是那位舊風褸老人家的名字。
原來他直覺漂亮的字配漂亮的人,結果擺了烏龍。更正後他偶一回頭,見那位老人家正微笑看他。

阿濃
(2017年6月22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