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反

時間: 2017-06-26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張大秋是個不知名的作家,出版過三本小說,都是自費的,如今全堆在床底下。
他有個兒子張小秋11歲,讀小六,愛看書,作文常拿高分。張大秋認為是自己的遺傳。
但自從兒子升上小六,換了中文老師,作文的分數就明顯下降。
這天他翻開兒子的作文本子看,一篇題目是《偶然》的文章,使他大大的驚嘆:寫得真好呀!有故事,有哲理,有寓意,有幽默感。但看看分數,才得60!
「怎麼搞的!這老師的腦子有問題!」他嚷了出來。
連他太太都想不到他會為這件事去見這位中文老師。見完之後他更氣,老師說文章沒有一定好壞標準,說他對兒子難免偏心。
不服氣的他把《偶然》拿去參加一個公開性的寫作比賽, 一封領獎信使這個做爸的欣喜若狂,《偶然》竟然拿到初級組冠軍。兒子拿著一個大獎杯的照片登在報紙上。
學期末張大秋又收到學校寄來的頒獎禮觀禮通知,說他兒子獲獎,歡迎家長到場。
頒獎禮十分隆重,租了一間影院舉行。校長介紹各個獎項的意義,頒到作文獎時,讀出張小秋的名字,還有這樣一番話:「這篇張小秋同學的《偶然》,是在一次公開比賽中,一位知名作家評選出來的金獎作品,學校感到光榮。」
張小秋拿到另一隻獎杯,比他先前那個更大。

 

阿濃
(2017年6月23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