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退場

時間: 2017-06-26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這回要轉軑了,不轉不行,要公道說句「梁特好嘢」。
梁特是有料到的,不論左中右民主親中獨派(連本土),沒一派做到解香港之窘局,梁特做到了。
中國怕獨,民主派怕被標籤為獨,且不去追溯獨的來由還不就是梁特,正是解鈴還須繫鈴人,他播下獨這個議題的種子,離場前,親手解了它。做得好。
梁天琦在英國說:反對派要團結,保住兩個議席才是要務,都坐監去了,還能怎地。
反對派議員鄭松泰在黨內會議中毒罵被DQ的本土派議員,自暴各懷鬼胎,這派或這堆自己玩殘自己,怎成得了事。
正如梁天琦說:坐監的坐監,DQ的DQ,搞不好一屆就給除去六個議席,關鍵反對派失守、玩完,這個時候還不團結攻補選,完得更早。
本土派(連獨)差不多算瓦解了。
完整故事是這樣的:梁特造了一個稻草人,叫做「港獨」,高聲喊打,有人想:能叫梁特、阿爺著緊的事,要爭著做,所謂本土派獨派一夜之間冒起,加上已有的投機派,真成一股力量,尤其梁天琦高票落選,更以為這回要三分天下了。年初一掟磚頭、兒嬉宣誓二事,政府認真法辦,加上內哄、互插、自己倒自己的米,這一派由梁特樹立、由梁特打碎,那怕是一次反獨的演習,仍得以在阿爺滿意中光榮引退。
何以說連民主派都滿意?為數票、為反對,民主派不得不與反六四派、本土派埋堆,如因而被視為反中的本土或獨派之友,民主派有所不願,現在好了,梁特打碎了獨派及本土派,民主派得以淨化, 不是要多謝梁特嗎。

圓圓
(2017年6月21日見報)